今天(12/ 07/ 00)離開法語區的蒙特樓,前往英語區的多倫多,路途頗遙遠,因此呆在車上的時間很長的。除了睡覺外,看看外國人玩比手劃腳也是挺有趣的、也很好笑,畢竟英文不像中文可以一個字一個字猜,也沒有同音字可以使用,因此他們只能發揮創意,盡量表達情境或模仿,只記得一些簡單的例子,例如:指畫一個方框表示電視;一手握拳置於眼前,另一手握拳旋轉於太陽穴旁,表示電影。其實和我們的比手劃腳大同小異,但我覺得困難度更高。此外,他們也喜歡玩「YES or NO」的猜謎遊戲,玩法是:其中一人暗自在腦中決定一個人物、動物、物品或地名,然後其他人開始問「YES/NO」的問題,當然他也只能回答「YES/NO」,經過一些問題的問答後,把得到的資訊歸納整理,猜出答案。

  到達多倫多時,離晚餐還有點時間,便決定找自助洗衣店洗衣服去,TARA說飯店有Laundry,不過繞了一大圈並沒有找到,最後遇到她,才知飯店設施有點小變動,所以必須到街上才有,於是抱著待洗的衣服,二人到街上尋找Laundry,雖然不是「忠孝東路走七趟」,但也足足在那條路上,來回走了二、三趟,最後在一家小吃店中找到,原來Laundry在這家店的後面,在那遇到團中的澳洲大學生、紐西蘭害羞先生和有錢青年Albert, Albert很好心的告訴我們使用方法和價錢;等待衣服清洗的空檔,和他們偶爾說上二句,問了澳洲大學生腳上的刺青,原來那是臨時性的刺青,大概可以持續二個星期。

  晚上,TARA帶團中許多人搭地鐵,到離飯店有點遠的地方用餐,是一間氣氛很好的餐廳,我點了medium steak,同桌的人都點medium-rare steak或chicken,但當waiter上菜時,因一時太緊張,聽錯waiter的問話,而拿到medium-rare steak,害得其中一人必須吃medium steak,真是有夠糗!更慘的是,我不知該說甚麼話來道歉,只好低著頭默默的吃,想想真對不起那個人,也不禁怪自己的破英文,也許他覺得我是一個很沒禮貌的人吧!用完餐後,許多人轉戰PUB,我們因沒太大興趣而決定回飯店,幸好有人也要回飯店,不然,可能會上演多倫多迷路記,一路上和他們用有限的英文閒聊,中途經過有紅燈區,還到麥當勞借廁所,蠻有趣的夜間散步。「敢說英文」,終於有那麼一點點的進步。

  隔天(13/ 07/ 00)的重點是CN Tower, CN Tower是多倫多市的地標,雖然不是非常的高 ,,但外型算是蠻特殊的,彷彿是一艘外來的飛碟,不幸掉落地球,而正巧被一聳立的石柱刺穿,而固定在那了。一群人搭乘電梯來到原盤狀飛碟突出處,首先到達的地方是一個旋轉餐廳,可在這隔著玻璃遠眺多倫多市,再往下走一層,可以到室外的平台感受強烈的風;最好玩也最識膽的是---Glass Floor有一處地板是玻璃做成的,清澈可直視地面的風景,探頭一看,心中有點怕怕的,也有點腿軟,明知有玻璃檔著,但還是不禁害怕會掉下去,或許我有懼高症吧!為免心生可惜之感,最後還是鼓起勇氣,躺在玻璃上照相,一照完相,趕緊起身,平穩自己那害怕得快停止跳動的心。

  之後沿途閒晃,尋找有特色的建築物拍照,當然也找較佳的角度,想辦法把CN Tower和自己一起拍進相片中;走著走著,忽然被前方的建物所吸引---形狀一個像打開包裝後倒在盤中的布丁,而且顏色也是銘黃、咖啡色,真是像極了!雖然有點蜀犬吠日之感,但心中還是滿懷興奮,一邊慢慢靠近,一邊不停的猜測建物的用途,當走進一瞧時,原來那是一個類似演奏廳的表演場所。看看別人,在想想自己生活的台灣,不禁有點感嘆,為何別人的創意總是比較好,不僅提供娛樂價值,含兼顧了美化市容的用意。

  驚嘆完後,繼續晃...,晃到了Spadina Avenue,這是號稱全北美洲最大唐人街的多倫多中國城,整條街都是中國商店和餐館,而且整條街還挺長的。得一次教訓學一次乖囉!所以這次我們沒選擇在中國城吃飯,而是隨意選了一家PIZZA店,點了pizza和coke,坐在窗邊的位置,享受我們遲來的午餐。接著繼續我們散步回飯店的路程,途中經過大學校區,仔細一看,原以為是公寓的紅磚樓,竟是教學大樓,就在平常的大馬路邊,也不像台灣的校園,總是用圍牆把自己隔離起來,完全的融入城市中。後來繞啊繞,竟然就經過圖書館,於是順道進去用免費的電腦上網看看email,大約有20部的電腦,要事先登記,一次只能用30分鐘,去時碰巧有free spot,於是順利的使用電腦,真是省錢又省事;圖書館本身感覺也很舒服,暖暖的夏日午後陽光灑進室內,讓一切顯得安靜而悠哉,選擇一本喜好的書,坐在軟軟的沙發上閱讀,那該是多大的享受啊!

  後記:在閒晃的途中,一再地看到街上有許多「牛」的塑像,而且身上還被五顏六色、形形色色的圖案所妝點,相當的討喜,但通常牛頭上不會有角啊?難道他們的牛比較特別嗎?而且數量之多,不禁叫人納悶:難道「牛」是多倫多的市標嗎?後來仔細看看塑像地上的說明,一看「moose」,「慕司」不是吃的嗎?趕緊拿出電子字典查查,原來是一種產於北美的大麋鹿。呵~想不到,我們竟然指鹿為牛,怪只怪它長得實在太像牛了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eveh2 的頭像
eveh2

風沒有歸宿

eveh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